把心打开

我来了,好久没写东西了。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。我变得卑微了,谦虚了,也不逞强了,也不好胜了。因为知道自己有多弱爆了。

说点让大家开心的事吧。也缓解一下这个博客一直以来的尴尬气氛,虽然我知道看我写东西的就那么几个而已。可能现在已经一个都没了。也许已经没人看了。

我曾经以为自己多了不起,多牛逼,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励志的榜样。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应该向我学习。如今一想,我是多么地肤浅,多么地幼稚。我曾经觉得全美的艺术学院都应该争着要我。我以为我以为我以为,我以为的事太多了。也是,也是自己无知的行为。

我并不是我说我身边的人现在有多厉害,当然我肯定也会有一天比他们强。打消耗战,摩羯座不可能输。哈哈。好了,别笑了。我真的变了。

我没想到这个硕士对我的改变那么大。艺术类的硕士真的很有意思。之前有人跟我说过:本科学艺术,就是学说话,艺术硕士,就是学跟自己说话。让自己了解自己,让自己面对自己的自己。你知道有多难么?这个过程太痛苦了。要接受如此软弱无能的自己,真的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。我好强好胜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。我打开了我的心,我发现我是如此地龌蹉,如此卑鄙,自私,虚荣。

其实我也不是不知道,就是一直不愿意去承认和接受这样的自己。现在接受了。特别好,我也原谅了自己,我也学会在别人的角度去思考了。还有同理心,当然,我还是需要一点一点地去完善自己。

我也明白了,做艺术是一辈子的事,作品需要时间去沉淀,去琢刻。慢点,别急。别急。

 

他们像个孩子

回来这两周,我试着跟家人交待我具体是做什么的。我试图用最简单地话告诉父母我在做什么。我也不确定父母到底听明白了没。反正让他们知道我没有胡闹就够了。我没想到此时我的无比眷恋这个家。我开始手把手教老妈玩手机游戏看菜谱,教我老爸怎样用手机看新闻看电影查东西。

那天教老妈玩手机游戏的时候,看见她的双手全是茧子。老妈用那双布满岁月痕迹的双手,笨拙地在屏幕上滑来滑去,可能因为茧子的原因,时而没反应。她就哈哈大笑说:我的手指太粗躁了,手机屏膜没反应。然后我跟她一起哈哈大笑。当下我无比内疚,这些年来,我的任性到底给你们带来了多少伤害跟艰苦。也许我当初愿意继续开餐馆,好好做一个厨师。也许老妈的这双手也不至于这样。起码现在应该在享福。

 

我会回答这两个问题了

前天跟一些亲戚聚餐。往年我都最怕这种聚餐。总被他们的问题弄得很尴尬。而现在不会了

亲戚:你这个专业以后找什么工作,能赚到多少钱?

我:首先,我也许赚得钱不如工程师,医生之类的多,但也不能完全排除这个可能性。我肯定能解决我的温饱问题。我可能跟大部分的人不一样,因为我一直坚持在做自己喜欢的事,我很幸福。我相信这就冲这一点,我比大部分人都要强。一个人一辈子都能做自己喜欢的事。这个意义不是钱可以衡量的。你说对么?

亲戚无言以对,5分钟后。你说得对。幸福很重要。

亲戚:你都马上30了,还不娶媳妇。你到底要怎样?

我:我也想结婚,我也早日找到那个人。但这东西急不来。婚姻对我而言,不仅仅是传宗接代。我希望这个人跟我有一样的价值观和目标。因为婚姻是两个人一辈子的事。所以我必须得认真去对待。如果价值观跟目标不一致,就算我明天结婚了,邀请你们喝喜酒。我也不见得可以与这个女人携手到老。更多的是,我们该如何一起面对未来生活遇到的问题。我不需要她多漂亮,多有钱,多勇敢。我只需要她与我有一样的价值观和目标。

亲戚无言以对,没一会儿跟我说:是的,这种事,不能急。要慎重选择。

不一样了

也许我的选择,注定收到了各种质疑。我不喜欢这样,但我没办法控制。我能做的,就是尽量避免这些社交软件。自我选择了做纯艺术之后,也许我的人生就是这样被大家称为饭后的话题。我特别介意别人道三说四。大家似乎都不明白,我也说不清楚。就这样吧。挺好的。远离所有人。自己知道自己就好。

只要足够的强大跟固执才会做好。嗯。

人还是老的好

前两天是29岁生日。我哪天跟平时一样,该看书就看书,该写作就写作,没画画,也没拍照。也没人知道,父母也忘了这事。只有自己记得,我看着日历,一天天在数,嗯。马上29了。我似乎用尽了所有的方式来告诫自己。我29了,多老了,还是一事无成。身边也没一个人。纵使这样,我心态也没有因此而起伏波澜。反之感觉自己看开了很多。

这一年事情太多了。多得我数不过来。能吹牛逼得事,好像这一年都够我吹牛吹一辈子了。先去退学去当服务生,去纽约,流连街头,睡公园,找到工作,再到奢华挥霍的生活,然后放弃offer,又读研,然后崩溃,再从容,这一年过程中发生的所有故事,足以写成一本书,或者成为以后我撒酒疯的话语。我无数次责备自己。是我自己选择的生活。我就应该承受选择而带来的后果。我需要去承担。我不为自己找借口,我就是活该,也正因为活该。我必须必须好好地做好手上的事。

生日哪天,差不多旁晚了,我忍不住了,我给爸爸妈妈都打了一通电话,我跟他们说:今天是我生日,可以给我说声生日快乐么。我就是那么一个傻子,装模作样,从小到大也没试过过一个正式生日。都说遗憾最美。也好啦。我这比较特殊,总归还是因为死要面子活受罪。

我居然撑过了这3个多月。即便我这3个月多次跟教授争吵,多次把局面弄得很尴尬。我开始特别特别讨厌这里。我觉得这里把我绑死了,把我折磨了,这里剥夺了我创造的能力,这里毁灭了我对拍摄的热情。现在回头看过来。我应该感谢。我谢谢这里,我谢谢这里给我脸上抽了一个特别响亮的耳光。我也清醒了,我应该不会再由着自己的性子乱来。在cia跟csu都是风云人物,都是个角。来到这里。这里没人在乎我,别人压根就不会看你一眼。在克利夫兰,我有无比的优越感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我是多不知天高地厚。我的自信一次次被彻底击毁。刚开始我一点也不适应这种传统的学院派。当我被打垮之后,我站起来,我被打垮,我又站了起来。

展览前一天,教授,所有同学,都一起挤兑我。都说我,说我这个不行那个不行。教授也直接在画廊用脏话骂我。说:尼玛的在做什么鬼,像一坨屎一样。在过去三个月里面,我无数次被他们抨击。我丝毫不觉得自己比他们任何一个人差,我甚至觉得我做的东西是所有人里最好的。我的自信一次次被他们毁灭,在过去三个月,因为他们的话,我一直在动摇。也就是在最后展览前,我对自己说:我一定要站住,我不应该因为别人一些话就被影响,我要坚持自己,就算真的错了,那又怎样?教授说:你如果这样做,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研究生是不可以挂科的,他利用挂科来吓唬我。我直接无视了他,当时我眼里只有两个字,坚持自己。哪天晚上我的所有同学都在工作室里面给我说各种话。我一个也没有听。我就这样无视所有人做了一个展览。

深夜2点多的时候,我一个人坐在画廊里。我看着墙上的东西。我自言自语:大家都说你们很丑,但我觉得你们很棒。我对不起你们,在过去3个月里面,我不断地否定自己。我今天做到了,我坚持了自己了。从今以后,我就做我自己。就像今天一样。就算要开除我,我也要做我自己。我的自信也在此刻全部回来了。

哪天晚上回家,我睡得特别好。哪天我对自己作品的presentation也特别好。因为是我临时改变的idea。所以作品还是有很多瑕疵。但没关系,你们要相信我,我会把你们做好。

我谢谢这里,这个地方让我喜欢上看书。我谢谢这里,这个地方让我否定了自以为多优秀的自己。我谢谢这里,这个地方让我崩溃过。我谢谢这里,我也是在这个地方找回了自信。我谢谢这里。因为我变了。不像以前那么骄横跋扈,也不像以前那么死要面子活受罪。我谢谢这里。我不爱这里,但我爱在这里的自己。

人还是老的好,还是老了比较好。

以下的话,特意写给某些人看的。虽然这个博客我没有加锁的,因为我知道这里没几个人会看。我也是胡说八道在发泄。我曾经在这个博客声明过:如果你想知道我,那你就看,不想知道,就走开,走远点。就这么简单。你看了,就看了,不要假好心地特意给我发问候。我还真的一点也不需要。

我是不会因为你的问候而好起来,收起你那个自以为是的善良。别让我觉得恶心。我再说一次,如果谁在现实生活里跟我说关于这个博客的一切。你tmd的给我滚!滚远一点!永远滚出我的世界!我的世界不需要这种恶心的东西。